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广州在行动

荆穗合力 暖心返工路

  • 2020-03-30
  • 来源: 广州日报
  • 分享到
  • -

  3月19日,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湖北省市县疫情风险等级更新,明确除武汉市城区为高风险区外,其余市县均被列为低风险区,低风险区人员流动,仅查验绿码、测温予以放行,同时鼓励以员工自驾方式或用工单位“点对点”包车方式实施返程。随后,广东等多地也陆续与湖北实现健康码互认互通。为保证湖北地区务工人员能有效返穗务工,更多次与湖北地区相关单位对接,实行“点对点、一站式”专车专列,暖心又惠民。

湖北籍员工返穗后受到热情迎接。

  自复工以来,花都区人社局持续发力,做好高铁专列、大巴专车专线等“点对点、一站式”返岗服务工作。截至目前,已通过租车包车、到火车站、机场迎接等方式,接回来自四川、广西、贵州、湖南、湖北等异地务工人员共48批次1400余人,其中湖北籍返穗务工人员300余人。近日,本报采访了几名乘坐专车返穗的湖北籍员工,听他们讲述自己的“返穗之路”。

  返穗女工楚娟:回来的路上我“归心似箭”

  楚娟(化名)是广州市喻丝圆实业有限公司的一名女工。家住湖北天门的她,3月23日上午坐上公司安排的小面包车,与另外4名员工一同行进200公里到达荆州集合,终于坐上返回广州花都的专线大巴。

楚娟

  经历人生“最紧张时候”

  1月17日,楚娟从广州南站出发,坐上了回家的动车。车票价格约500元,但这张回家车票,却是楚娟每年的盼头。

  楚娟的丈夫在武汉与朋友合开餐饮店,孩子则在老家天门的乡下由爷爷奶奶带着。由于公司全体员工都住在集体宿舍,楚娟身边有一群好朋友,其中不乏湖北老乡。“我们公司的湖北籍员工就有七八十人,占比很高。” 广州市喻丝圆实业有限公司行政部经理郭从炎说。

  楚娟每月的收入加上丈夫餐饮店的盈利,家庭收入还算可以;由于孩子正在乡下读幼儿园,他们便有一个心愿:今年要攒够钱,争取把孩子送到城里读小学。

  可没想到,从2020年农历新年的第一天起,夫妻俩却不得已断了两个月的“口粮”。1月20日,楚娟的丈夫关掉餐饮店匆匆赶回老家,随后武汉宣布实行交通管制;作为最临近武汉的市区之一,很快天门也开始采取疫情防控措施:1月24日,天门市高铁出入口、铁路出入口关闭。

  “当时气氛很紧张,几乎能去抗疫一线的人都去了。路上会有人拿着大喇叭嘱咐大家戴口罩、勤洗手,村口也设置了很多关卡,实行交通管控。”

  虽然大部分时间楚娟都待在家,但焦虑的阴霾却越来越浓重:2月中旬,她丈夫的朋友在武汉感染了新冠肺炎,那是楚娟自觉“离病毒最近的一次”;其间楚娟83岁的外婆也年老去世,但由于交通管制,老人当天便被殡仪车带走,老人的女儿们和孙辈均没能见上老人最后一面。

  差点以为返工无望

  公司复工的时间也一再推迟,从起初的2月9日推迟到2月19日,随后又推迟到3月11日。“一开始还觉得推迟挺好,至少能在家陪陪孩子,但等到3月份时我就慌了。”楚娟说。楚娟和丈夫由于两个月都没有收入,已经开始有些“捉襟见肘”。她给记者算了一下当时家里五人的花销:买菜一天差不多要花150元,再加上买水果和牛奶,一个月下来早就超过了六七千元,“我从未像当时那样迫切想要去上班。”

  3月14日,天门已开始有序解封。但由于没有车,加上高铁尚未恢复,楚娟迟迟没法回广州复工。“后来有个朋友要开大卡车送妻子回广州,我想花500元让他送我回去,他可能觉得有点冒险就没回复我;想不到第二天我就收到公司的信息,说将有专车送我们回广州。那个朋友还酸溜溜地说‘你们待遇真好’。”

  荆穗合力为返工护航

  “当时湖北当地的审批特别严格,为了能够无缝对接、有序有效地让务工人员返穗,花都人社局和荆州人社局沟通了许久。先是需要我们向花都区人社局出函,通过当地的包车备案手续,花都区两天内就办好手续;随后对接荆州市,再由荆州市人社局、就业局分工合作,对拟前往广州花都务工的146名务工人员进行登记,一个个经过严格体检;我们也在每天的返乡群里报备行踪轨迹,最终筛选出持‘绿码’且完全符合外出务工条件的人选。”郭从炎说。

  很快郭从炎又面临一个新的问题,由于“点对点”复工大巴的接运地点在荆州人社局门口,楚娟等5人则分散居住在仙桃、潜江、天门、洪湖等市,为了让大家能顺利返穗,郭从炎再次与公司董事长黄铭振先生商量,黄铭振告诉他:“费用我出,让所有人都上车!”包车公司也非常主动向郭从炎提出,可以加派一辆八座小车负责接运这5名员工与荆州对接,“不能落下一个人!”

  3月23日天一亮,复工大巴准时到达荆州,而负责接送楚娟等5人的小车也从早上6时出发,直到下午5时,楚娟等人才到达荆州会合。经过测体温和展示“绿码”等流程,晚上6时,所有返穗务工人员悉数上车落座。

  目前,广州市喻丝圆实业有限公司复工率已达到95%以上。“还有部分家住偏远的湖北地区员工尚未返回,我们也在一直持续跟进。”郭从炎说,为了照顾湖北籍员工,公司会派专人对接他们上下班,并在日常加强宣传,让大家多给他们一些关爱。“之后我们还将对湖北籍员工进行免费的核酸试剂检测,以保证复工复产顺利进行。”

  松滋返穗女工易绍芬:能回广州上班感觉很惊喜

易绍芬

  易绍芬来自湖北松滋市,她20世纪90年代就来到广东打工,辗转多个单位,十年前来到广州市喻丝圆实业有限公司上班,目前在版房负责样衣制作,已经是这里的老员工了,易绍芬表示在这家公司找到了很强的归属感,尤其是在这次疫情期间,公司不仅没有排斥湖北员工,还在复工条件许可后安排专车点对点将他们从老家接回来花都上班,这让她心里倍感温暖。

  易绍芬1月17日回到家乡过年,由于突如其来的疫情,她也和大多数人一样在家里“宅”了两个月。易绍芬住在村里有自家菜地可以自给自足,生活物资上虽然没怎么受影响,但她却说心里总是不踏实。“我在家里一直关注新闻,心里一直很纠结,担心企业会不会因为疫情就开始裁员了,然后就没收入了,但公司并没有这么做,还努力为我们联系专车回来复工,这给了我们很大的希望。”

  据了解,广州市喻丝圆实业有限公司3月11日正式复工,并对于公司的湖北员工复工做了延后的安排,易绍芬表示,直到回穗复工专车落实的消息出来后她心里才真正变得踏实,“那天知道消息后心里特别惊喜,觉得终于可以回去广州上班了。”

  易绍芬很感慨,公司为了安排他们复工做了很多努力,尤其对于像她一样不在荆州市区的员工,公司还安排了一辆专车将他们从各地接到荆州与大家会合,统一乘坐大巴回来。“那些在其他地方打工的老乡都很羡慕我,羡慕我们公司给员工安排得这么周到,当时我真的觉得作为公司的一员很自豪。” 易绍芬说。

  易绍芬一家三口这些年都到外地去打工,她老公和儿子之前在深圳,目前还在老家等候复工通知;独自先回广东的易绍芬目前则安心回到工作岗位上班,每天自觉遵守公司复工规定,下班后独自回到宿舍休息,并通过电话视频和老公儿子交流在广州的生活情况。“他们一直叮嘱我要听从公司安排,没事尽量不要外出,我也很配合。”

  易绍芬自嘲是劳碌命,天生闲不下来,所以在家待久了之后回到工作岗位,她不仅找回了新鲜感,每天工作起来还特别有干劲。“回来广州后还是觉得上班好,我现在就是一心一意把工作做好。”对于公司为湖北员工所做的一切,易绍芬很是感激,“感谢政府、感谢公司,我心里真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激。”

  以前一到周末就爱自己做饭的易绍芬,如今每天都去单位饭堂打包,严格遵守个人防护要求,她希望疫情早点过去,这样她才可以在周末休息的时候出去买点面粉,给自己和面,做顿美味的包子。

  荆州夫妇回穗复工:与女儿在两地共同打拼 盼疫情早结束见到孙女

方英和李志龙

  方英和李志龙是一对来自湖北荆州的夫妇,在公司和粤鄂两地有关部门的努力安排下,目前已回到位于广州花都的公司顺利复工,工作和生活正重新步入正轨。

  与广州“久别重逢”

  夫妇俩早年从家乡双双来广州打工,如今都是广州市喻丝圆实业有限公司的老员工了,方英在公司的辅料仓上班,李志龙则在成品仓,工作上两人各有分工,生活中互相照顾,生活简单而又有规律。

  今年腊月廿四,李志龙夫妇买了车票回到荆州老家过年,随后便碰上疫情暴发,于是今年过年两口子只能留在村里的屋子,没法出外与子女团聚;随着疫情的发展,两口子开始担心起工作,担心不知何时能返回广州继续上班。“最初我们也是因为老乡介绍才知道这个机会的,来到广州工作后很喜欢这里,所以这两个月待在家里不能上班,肯定心里还是很着急的,每天都关注着公司的通知。”方英说。

  李志龙夫妇都表示很珍惜这份工作,而让他们两口子欣慰的,就是在复工前这段时间,公司经理一直在微信群里对回乡的湖北员工进行安抚,随时将最新的复工动态告知大家,这让他们感到自己也是被公司所珍惜的。“我们有个微信群,郭经理把今年回乡的湖北员工都拉到群里,为了让我们顺利回来上班,他忙前忙后联系了很多单位,也一直叮嘱我们听从当地政府安排,相信公司会帮助大家复工,给我们吃了定心丸。”

  在公司郭经理和花都、荆州两地政府部门的共同努力下,这辆从湖北荆州开往广州花都的复工专车终于在3月23日晚上启程,24日中午将大家送回了久违的广州。“车子还没下高速我就看到了我们公司的厂房了,当时心里别提多激动了。”方英说。

  大巴抵达厂区后,花都区政府、区人社局有关领导以及公司领导员工代表都已经在公司门口列队欢迎这批“战友”回归,帮大家提行李、更换口罩、洗手消毒,更不停地嘘寒问暖,李志龙坦言,那一瞬间他真的特别激动。

  隔离病毒不隔离爱

  重回熟悉的工作岗位上,方英和李志龙并没有感到生疏,而是有一种“久别重逢”的亲切感,“目前就是要继续做好疫情防控和个人防护,工作上就是一心一意把本职工作做好。”方英说,两口子在广州平时出门次数也比较少,当下他们更是自觉住在公司的员工宿舍里,下班和周末都不外出,严格按照公司的相关防疫要求执行,既保证完成工作,又确保防护到位。

  回到广州虽然心里踏实了,但方英心里也牵挂着在医院上班的女儿。“我女儿在松滋那边的医院上班,这两个月都在抗疫一线没有回家,两个孩子只能交由亲家照看。”李志龙说,大孙女今年7岁,小孙子今年2岁,在这次疫情中两个孩子特别懂事,知道妈妈因为要抗击新冠肺炎暂时不能回家,并没有因此哭闹,“他们在跟我们老两口通视频的时候也会说想我们呢。”老两口也只能通过电话跟在抗疫一线的女儿相互打气,虽然大家又回到了不同的城市打拼,但心却是紧紧连在一起的。

  回顾在家的这两个月,李志龙满是感激之情,不仅有来自公司领导和两地政府的关怀,还有来自邻里之间的照应。虽然不能去城里走亲访友采购物资,但住在村里的两口子并没有出现物资缺乏的情况,这很大程度得益于邻里之间的互助。“春节前我们也囤了一些食物,很多邻居自己在地里种了蔬菜,到后来他们总是跟我说,需要什么菜就自己去地里摘,这让我很感动。”不仅如此,方英说乡亲们还自发将自家种的蔬菜捐到城里进行支援,在疫情中这样守望相助的事情实在有太多太多。

  李志龙和方英都希望疫情早点结束,此前孙女还和他们约定,等放暑假了要来广州看望老两口,他们热切盼望着那一天的到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