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报道

新闻报道

广州正制定新规划 促体育设施均等化

来源:广州日报 发布时间:2020-10-28 17:29:30 访问量:- 【字号: 打印


广州二沙岛体育公园,智能健身器械配备太阳能发电装置,将体育运动与科技、环保融为一体。

  广州该如何构建“公平可及的健身设施”?广州市政协“有事好商量”民生实事协商平台第八期关注“优化社区体育健身设施 保障全民运动健身服务”。市政协委员们通过调研发现,广州市体育资源存在配置不均衡,设施残缺、服务不优,社会化程度不够等问题。委员们就此与政府部门进行了协商。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龙锟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邱伟荣

  焦点1:如何破解体育资源分布不均衡? 应从顶层设计上加强体育用地的规划预留

  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数据,广州各区体育场地数量和场地面积存在不均衡。越秀区体育场地数量为1979个,人均体育场地面积则是1.13平方米。从化区体育场地数量为2798个,人均体育场地面积则是6.89平方米。

  市政协委员、市文化馆研究馆员崔冠星住在老城区,她的感受具有普遍性。“我喜欢跑步,但周边没有合适的场地,体育运动成了奢侈品。”她说。市政协委员、华侨博物馆副研究馆员黄洁薇认为,应尽快编制《广州市全民健身实施计划(2021-2025年)》,从顶层设计上加强对体育用地的规划预留。

  市体育局副局长林燕芬指出,广州曾成功举办过六运会、九运会和亚运会等大型综合性体育盛会。盛会后,天河体育中心、广州体育馆、省奥林匹克体育中心、亚运城、大学城体育中心等应运而生。

  此外,加强社区体育设施建设已连续多年列入年度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十件民生实事之一。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广州市体育场地统计调查显示,截至2018年底,广州市共有体育场地33397个,人均体育场地面积2.54平方米,位居全国大城市前列。

  焦点2:寸土寸金如何留下体育用地? 充分利用公园绿地建设足球场

  老城区中的老旧社区寸土寸金。要在“巴掌大”的地方留下体育场地,并不容易。

  市政协委员、中国岭南油画研究馆馆长陈铿聚焦“三旧”改造和新建小区,他认为要严格按照广州市公共服务设施的标准设置。“街道级群众性体育运动场地,按千人用地面积300-400平方米控制;居委级居民健身场所,按千人用地面积200-250平方米控制,保障房住区按用地面积上限控制。”他说。

  据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总规划师华而实介绍,根据该局在今年9月印发的《广州市城市更新单元设施配建指引》,新建居住区和社区体育设施包括群众性体育运动场地和社区体育中心,人均室外体育用地达到0.3平方米以上,人均室内建筑面积0.1平方米以上。在未来城市更新单元规划中,指引中相关要求将被落实。

  老城区的存量建设用地潜力是否只能靠改造挖掘?黄洁薇认为,老城区也需要充分利用城市空闲地、边角地、公园绿地、城市路桥附属用地、厂房、建筑屋顶等空间资源,将其改造建设成多功能运动场、体育公园、健身步道等。

  华而实说,在不改变公园绿地性质的基础上,根据公园设计等相关规范,合理利用公园绿地、绿道及城市空置场所等建设群众体育设施。

  市林业和园林局副局长陈迅补充说,广州正在充分挖掘公园绿地的潜力,这两年在公园绿地建设26块足球场。目前66个口袋公园已经建设完毕,年底将增加到88个,让居民实现“运动就在家门口”。

  焦点3:如何保障更优质体育设施的供应? 利用信息化技术增加趣味和互动性

  陈铿曾在五羊新城的一处社区体育场地调研发现,很多“单车脚踏板”之类的体育设施已损坏,且常年失修。“社区足球场的草皮也是坏的,孩子们没地方踢球,一直希望能够修好。” 陈铿说,目前社区健身设施存在管理责任不清晰情况。市政协委员、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副馆长林冠男补充说,各区应确立辖区内社区全民健身设施管理和责任主体,配维护专员,严格执行巡查管理制度。

  那么基层是如何进行对体育设施的维护?据沙园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办事处主任付会婷介绍,街道有专人定期去巡查,发现设施故障则报给承建商维修。维修好以后由街道进行验收,验收合格再由区文广旅体局支付费用。

  林燕芬说,各区已全部完成本区全民健身路径在“广州市社区全民健身设施管理信息系统平台”的信息录入。市民如发现器材损坏,可通过扫描健身路径上的报障二维码报修。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了解到,当陈铿在协商中反映体育设施有损坏之后,当天下午就有专人对设施进行了维修。

  此外市政协委员、市文化馆研究馆员崔冠星认为,信息化赋能体育设施不仅体现在维修上,还应该做到更加人性化、更具趣味性。比如改造后的二沙岛体育公园作为广州首座智能体育公园,里面的体育设施因为信息化而变得更有乐趣。

  焦点4:如何引入多方资源共建体育设施? 广州正梳理公园室内空间引入社会资源

  力美健是一家连锁健身俱乐部,并在天河有会所,标准泳池、器械训练区、舞蹈间等各类设施一应俱全,但在工作日来的人并不多,很多设施处于闲置状态。俱乐部负责人张施浩说,“我们愿意在非高峰期将设施提供给市民使用”。

  林冠男认为,社会力量有意愿也有能力参与公共体育设施的建设与管理,政府可在立项、选址、用地、服务定价、政府购买、财政补贴、政策优惠等方面予以政策支持。“受疫情冲击财政收入减少会让政府对体育设施投入有所减弱,应该发动社会力量。”陈铿持有相同观点。

  “对适合改建成体育健身功能的空间,单靠财政资金投入来改造和维护,财政负担比较重。”陈迅说,目前,市林业和园林局正在全面梳理公园的室内空间,引进社会力量进入公园共同建设新的体育项目。


扫码进入手机页面